博鱼·体育(中国)官方app - 官方入口新闻
天津走出的建筑大师杨廷宝
发布时间:2022-07-12 07:47
  |  
阅读量:
字号:
A+ A- A

  杨廷宝是河南南阳人,1915年至1921年就读于清华学校,1921年至1924年在美国宾西法尼亚大学建筑系学习,获硕士学位。他在人民英雄纪念碑、人民大会堂、毛主席纪念堂、北京图书馆等著名建筑的设计中作出了重要贡献。1956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技术科学部委员(后改称院士),1957年至1965年连续两届当选为国际建筑师协会,与梁思成、刘敦桢等一起,成为中国建筑史上的一代宗师,在20世纪中国建筑学界拥有崇高地位。2021年是杨先生诞辰120周年,我国建筑学界举办了隆重的纪念活动,对大师的建筑设计理念进行总结和传承。

  杨廷宝在国外完成学业后游历欧洲,1927年回国,不久便入职天津基泰工程司,工作了二十余年。可以说,他是从天津走出去的一代建筑大师。

  20世纪30年代,对中国建筑设计界的两大翘楚,业内人士经常概括为“南华盖,北基泰”。“华盖”是指1932年在上海成立的华盖工程司,由赵深、陈植、童雋合伙创办的,三人也被称为“华盖三杰”,他们的市场主要在我国南方。“基泰”则是1920年由关颂声创办于天津的基泰工程司,公司位于天津法租界马家口,也就是今天滨江道,此后朱彬、杨廷宝、杨宽麟、关颂坚等陆续加入,杨廷宝是基泰工程司的第三位合伙人。1932年的《天津市建筑技师、技副登记记录》显示,杨廷宝的住址为“天津马场道”。当年的马场道比今天要长一段,今浙江路也是马场道的一部分。杨廷宝的住址没有明确记载,还有著述也说他的家在公司的办公楼也就是基泰大楼里面;如果是因为没有找到合适的房子或者局势动荡短期住在公司,是可以理解的。自1927年到1937年,杨廷宝在天津居住了十年,天津是他事业的肇始之地。

  杨廷宝以及基泰工程司,今天的天津百姓似乎比较陌生,但他在天津的作品应该是无人不知的。第一个作品是天津百货大楼的前身,当年称为中原公司。1925年,上海先施百货公司高级合伙人林寿田、黄文谦等北上天津创办中原公司,委托基泰工程司设计大楼。由杨廷宝、杨宽麟合作,一个搞设计,一个搞结构,最终设计出具现代特色的塔楼式商业建筑。大楼为钢筋混凝土框架结构,建筑面积9164平方米,沿街中部设塔楼,一至四层为商场,五层有电影院,七层设有名为“七重天”的舞厅和屋顶花园。建筑总高61.6米,塔楼高33米,可俯视海河、鸟瞰全市,曾经是华北建筑第一高楼。地处商业中心,与同期建成的劝业场一起,架构了天津中心商业街的城市空间。《大公报》评价即将开张的中原公司为“津埠最高之建筑物,亦为津埠最大之百货商场”。我们今天看到的百货大楼经历过火灾、地震,后经修复、扩建,建筑与原貌有了变化。

  杨廷宝的另一个作品是基泰工程司的办公楼,所以名字就叫基泰大楼(今滨江道109号至123号,大沽北路和滨江道交口),现仍保持着很好的原貌。建筑建于1928年,面积8620平方米,由天津惠通成木厂承建。该楼为砖混结构,主立面左右对称,疏密相间的砖砌壁柱与大面积清水墙形成凹凸变化,大楼主入口向里凹进,两对绞绳柱承托半圆筒形券,筒券内顶为方格,大楼内部设施十分齐备,是具有近现代风格的办公建筑。当年这里不仅是基泰工程司办公,还同时出租给其他的公司作为办公用房,临街是商铺。

  杨廷宝高超的建筑设计水平来自于他的天赋和多年的刻苦学习。他的绘画水平,很早就被学界关注。1925年,作为“清华四子”之一的朱湘在诗歌评论《泪雨》中提到了杨廷宝。朱湘高度评价了闻一多的新诗《泪雨》,并说闻一多要回国主持艺术杂志《河图》。担任其组稿和撰稿任务的都是留学美国的学子——诗歌方面为梁实秋,小说方面为冰心、许地山,戏剧方面为余上沅、赵畸、熊佛西,美术方面即为杨廷宝,建筑和雕刻方面的则有梁思成、骆启荣、林徽音、张嘉铸等。朱湘称赞他们都是有望的青年艺术家。这说明杨廷宝在美期间就已颇具影响力了。

  杨廷宝的美术首展在北京。1927年10月17日至21日,他的水彩写生作品在北京美术学院展出,《大公报》专门予以报道。1931年2月28日至3月8日,他的作品出现在天津市立美术馆第五次画展上,此次画展以油画、水彩画、铅笔画等西洋画为主,共展出172幅;其中英籍女画家穆丽甘作品较多,此外就数杨廷宝的作品水平最高了。杨廷宝参展画作以水彩画占多数,画面严整,极具西洋风格,由于是建筑师,他的取材都偏重于建筑物,能看出对透视画法有过深刻研究。杨廷宝的画展为京津两地的人们带来了西洋建筑画法的艺术普及。

  杨廷宝在津工作期间,一个很重要的工作是主持北京文物修缮工作。当时的北京改名为北平。1935年,旧都文物整理实施事务处为修缮天坛,委托基泰工程司设计和施工。该司在北平王府井大街正式成立事务所,3月15日开始对天坛进行测绘,很快将天坛内的祁年殿、皇穹宇、牺牲亭、望灯杆等处测绘完毕。关颂声、杨廷宝和文物整理实施事务处正副处长袁良、谭炳训等人在天坛内各处进行勘查,同时在北平图书馆等处搜集该建筑史料,作为设计的重要参考资料。

  经过杨廷宝主持调研,决定先从圜丘坛入手施工。据大清会典记载,上层自九至八十一,二层自九十至百六十二,三层自七十一至二百四十三依次递加,以符合天道阳九之数,显帝王九五之尊,其法度制作凸显了我国古代文化的奥义。因为经过屡代修改,坛面甃砌多与原规制不符。杨廷宝认为此次设计修葺,应按照法度,恢复旧观,以符合保存文化要旨。为此,重新调整了工程计划书。1935年5月9日,圜丘坛修缮工程开始。北平工务局长谭炳训、第二科科长裘香华、事务处技正林志可、中国营造学社梁思成会同基泰工程司杨廷宝、董伯川等到场指挥,杨廷宝对《大公报》记者说:“修缮圜丘坛工程计划书虽经本工程司拟定,但因此项工程时有新发现,故计划亦须随时改变。今日开始之石作工人,共有二十人,陆续将添用瓦作、木作、油漆作工人。预计两月可竣工,工程费预算万余元。因历代重修,多不得法,致铺地石、台阶等均有变动,失掉原来意义。此次拟依古法,加以改正恢复旧观。”

  梁思成对杨廷宝在北京文物建筑修缮中做出的卓有成效的工作,给予了高度评价。他在《北平文物必须整理与保存》(1948年4月13日《大公报》)一文中写道:“在技术方面,委托一位对于中国建筑(尤其是明清两代法式)学识渊深的建筑师杨廷宝先生负责,同时委托中国营造学社朱桂莘先生及几位专家做顾问,副处长先后为汪申、谭炳训两先生,他们并以工务局的经常工作与文整工作相配合。曾将历史艺术价值最高而最急待整理的建筑加以修葺。每项工程,在经委员会决定整理之后,都由建筑师会同顾问先作实测调查,然后设计,又复详细审核,方付实施。杨先生在两年多的期间,日间跋涉工地,攀梁上瓦,夜间埋头画案,夜以继日的工作,连星期日都不休息,备极辛劳,为文整工作立下极好的基础和传统精神。”

  1936年10月7日,杨廷宝到北平社会局与甲方研究,提出了公共体育场建筑初步方案两个。原定看台为椭圆形,二门东为田径场,因建设椭圆形看台,所以二百米跑道改为弧形;另一个设计方案为田径场位于中间,东西设排球场、网球场,并另建两个门。会后,杨廷宝立即着手绘图。至10月12日,杨廷宝绘制完毕三种体育场建设图并呈送社会局。10月22日,北平市体育委员会筹建公共体育场小组委员会审查了体育场建筑图纸,提出体育场要经济、美观并为中国传统的宫殿式,请杨廷宝重新设计。至10月27日,体育场设计图最终敲定。据《大公报》的记载为:“其建筑之形势,即为二门,中央为椭圆形之田径赛场,一百公尺之直线跑道,二百公尺则为曲形,东西为司令台,四周建看台;田径场外之东西设立六网球场,四篮球场,四排球场;二门外则为一棒球场,一足球场。”1936年12月底,杨廷宝绘制的体育场总图、详图及制定的建设计划呈报北平市政府,市政府请示了当时的冀察政务委员会委员长宋哲元,最终获得批准。

  从以上内容,我们基本可以了解杨廷宝代表基泰工程司参与策划,最终成功完成该体育场设计的全过程。北平市公共体育场建成后,直至新中国成立,是北京唯一的综合性体育场。

  1928年,张学良改旗易帜。天津结束了被军阀混战困扰的局面后,急于谋求发展,城市发展的规划设计被提上日程,于是,当局决定组建城市设计委员会。1930年10月23日,时任天津市市长臧启芳在市政会议上提出“市政建设,端赖设计,故此项委员会实有急切组织之必要。”这一工作受到臧启芳的高度关注,后面的进程可谓紧锣密鼓。城市设计委员会迅速提出,市政设计委员人选加紧研究。1930年11月,审议通过了《天津市设计委员会规章审查报告》《天津市设计委员会办事细则审查报告》《天津市设计委员会议事细则审查报告》。在设计委员会聘任专家的过程中,杨廷宝呼声很高。《大公报》1930年11月26日《天津城市设计委员——工程专家将被延聘 法律名家正在物色》载:“市政府所组之城市设计委员会,刻正在进行之中,而市府技正李吟秋,则为主任委员。至专门委员,闻拟延聘土木工程家及建筑师等充任,闻工程师杨廷宝有被聘希望。”

  设计委员会成立后,杨廷宝因业务繁忙,没有参加第一次大会。1931年《天津市政府公报》显示,1931年2月13日,天津市设计委员会第一次大会召开,会议记录载:“缺席者:华委员南圭,杨委员廷宝。”同月27日的天津市设计委员会第二次大会,杨廷宝出席。1935年《天津市政府公报》记载,杨廷宝再次被聘为设计委员会委员,这说明他在天津市设计委员会工作了很长时间。虽因设计项目经常到处奔波,但由于职责所在,他肯定为当年的天津城市擘画倾注了很多力量。

  为积蓄抗战力量,培养伞兵突袭作战,中国开始提倡滑翔运动。陈立夫任中国滑翔总会理事长,他也是我国最早的滑翔跳伞运动的组织者和倡导者。1941年,“中国滑翔总会”在重庆成立,全国各省、市成立分会,由省、市长亲任分会理事长。1942年,我国第一座跳伞塔——陪都跳伞塔(地址在今重庆市市中区两路口)建成,塔高40米,地坪至钢臂处35米,底部直径3.35米,顶部直径1.52米。这是当时亚洲第一座跳伞塔。新中国成立后,此塔又为新中国培养了众多跳伞运动员。

  跳伞塔落成庆典前三天,滑翔总会组织了试跳活动。杨廷宝报告了该塔建造始末,该塔跳台分两层,高台八十五英尺,低台五十英尺,共用钢筋五十吨,极为稳固安全,可供三人同时跳伞,其高度及材料之精美,可与世界各国数量有限的跳伞塔媲美。1942年4月4日,开塔典礼当天,《大公报》刊杨廷宝《我怎样设计陪都跳伞塔》一文,关于跳伞塔的意义,文称:“航空术在二十世纪之今日,已成为民族争取生存之必备条件,此乃毫无疑问之事实。而滑翔与跳伞运动,实系研习航空术之基础。我国为适应环境计,正在积极推动,几经筹备,始得有此远东第一座跳伞塔巍然耸立于陪都,行见普及各地,广育空中健儿,当以此为发轫也!”

  跳伞塔是杨廷宝没有接触过的项目,设计过程经过大量调研,他说:“设计之初,首感困难者,厥为参考资料之缺乏。极力搜罗国外专著及杂志等,所获虽云不鲜,然以环境及物质之不同,不得不体察实际情形,加以变更,是故不论在材料及技术上均须逐一详加研究,以期适合,并将此各方殷望之时代切要建筑,早日付诸实现。”

  抗战胜利后,杨廷宝到南京工作。在人民解放军解放全中国的炮火声中,杨廷宝没有随基泰工程司撤离,而是静静等待着祖国的新生。南京解放后,杨廷宝很快就投入了工作当中。1949年8月13日,新南京建设研究委员会举行第一次会议,杨廷宝作为委员被推举为市政卫生组召集人。自此,他开始画笔点染新中国一批批伟大建筑的蓝图。

  杨廷宝的早期作品较多模仿西洋古典风格,如20世纪20年代末设计的铁路奉天总站、东北大学。很快,他就开始结合中国古建筑特色,在建筑风格上探索和创新。至20世纪30年代初,他所设计南京中央体育场、中央医院、金陵大学图书馆,就已形成了合理功能布局、协调的建筑体型、统一的比例和尺度的风格。新中国成立后,他设计的北京和平宾馆,坚持简约、适用、美观,将环境、功能、施工、经济和建筑空间艺术高度融合。宾馆建成后得到了周恩来总理的肯定和赞扬,更赢得了国内外建筑界的一致好评,成为中国公共建筑之典范。杨廷宝,这位天津走出的建筑大师,以卓越的专业才能和职业品格,在20世纪中国的建筑实践、建筑教育、行业管理、国际交流和社会公共事务等领域取得了卓越的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