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鱼·体育(中国)官方app - 官方入口新闻
泥瓦匠到资本猎手从东北首富缩水成哈尔滨首富
发布时间:2022-05-16 04:41
  |  
阅读量:
字号:
A+ A- A

  张宏伟之名,曾在资本市场如雷贯耳。他宣称的“资产经营等于是在做加法,资本经营却在做乘法。如果加法和乘法一同做,企业自然会像滚雪球般做大做强”,曾被业界奉为圭臬。

  2015年,东方集团募资87亿元定增进军房地产行业。其中18亿元用于收购国开东方,剩余资金大部分用于土地开发项目。后续,由于国开东方与合作方山东天商产生纠纷遭到后者起诉索赔约13亿元,最终导致“东方系”价值超过83亿元的股权被司法冻结和司法标记。

  东方集团是“东方系”控股的四家知名上市公司之一,另外三家分别是锦州港、民生银行及联合能源。目前,“东方系”主要涉及现代农业及健康食品、石油天然气及新能源、信息安全、金融、资源物产、港通等多个业务。

  如今,股权冻结解除,东方集团和“东方系”的危机是否就此迎刃而解?张宏伟还能否重整旗鼓,再续辉煌?

  七十年代末,张宏伟还只是哈尔滨兰县乡一个泥瓦匠。起初,他手握700元,领着十几个农民一头扎进哈尔滨承包建筑工程。1984年10月4日,张宏伟领导的哈尔滨东方建筑工程公司宣告成立,四年后公司更名“东方企业集团”。

  1989年4月,该集团改制为股份制企业,以原公司净资产折股为3000万股发起法人股。1994年,东方集团在上交所挂牌上市。这一年,《福布斯》首次对中国富豪排名,张宏伟名列第二,仅次于希望集团的刘永好兄弟。

  除了东北首富,现年68岁的张宏伟更以“资本猎手”为市场熟知。巅峰时期,外界甚至用“战无不胜”评价他的资本运作能力。

  “为了企业价值最大化,必须利用资本市场的力量,推动产业资本的增值”,“作为一个企业经营者,既要看产品创造价值的利润,同时要看到资本价值,这两者结合起来才是一个企业的最终价值”,张宏伟曾多次强调资本的重要性,甚至宣称,“这个世界是资本的江湖,而不是实业的江湖”。

  东方集团上市,让张宏伟初次感受到资本魔力。他曾算过一笔账:东方集团1990年以13家下属企业3000万元资产,第一次发行内部股时融资3800万元。四年后上市,东方集团新发4000万股融资2.6亿元,三年两大步,3000万元净资产变成了2亿多元。

  张宏伟如鱼得水,带领东方集团投资新华保险,参股民生银行、民族证券和美国亚联银行,打造金融帝国。他还将目光投向矿产资源、信息产业,收购联合能源,业务曾横跨中国、巴基斯坦、迪拜、伊拉克和埃及等;创建东方卫星网络公司,经营卫星通讯和互联网业务。

  张宏伟曾透露,他在选择产业时,并不是抱着把某个产业做深做透的目的,而是看产业未来升值潜力和变现能力、有无国际合作可能。

  在他的理念中,单做产业经营是滚雪球,一加一等于二,不能迅速扩张规模以占领市场空间;单做资本运营,可以一变百,但也可能百变一,易生泡沫则风险太大。“惟有一手抓资本,一手抓产业,利用资本运营与资产经营的双驱动,随时自由洗牌。”

  这一投资理念被部分业内人士奉为圭臬,而张宏伟也确实是在这样的资本运营方式下,以东方集团为起点逐步扩张事业版图,最终谱就闻名资本市场的“东方系”。

  张宏伟曾对新华保险寄予厚望,但最终也未能取得好结果。2003年,东方集团将所持5.02%新华保险股权转手。而后,新华保险上市搁浅。2007年,东方集团再将剩下所持8.024%新华保险股权转让,张宏伟彻底退出。

  东方家园建材曾号称是规模最大的家居建材连锁企业,业务却长期亏损。2013年的闭店风波中,东方集团向媒体透露,自2008年1月1日起,东方集团未参与东方家园管理,且公司在东方家园已累计亏损近5亿元。

  天眼查显示,东方家园建材的大股东东方家园有限公司已于2019年被吊销营业执照,东方家园建材旗下6家子公司均显示吊销或吊销未注销状态。

  张宏伟在锦州港的第一大股东之位也旁落。2009年,辽宁省港口资源整合,大连港成为锦州港第二大股东。2014年,大连港取代东方集团,成为锦州港第一大股东。据锦州港最新持股情况来看,大连港持股19.08%;东方集团持股15.39%。

  锦州港业绩表现也不尽如人意。2020年和2021年,公司分别实现营收43.67亿元、29.33亿元,连续两年营收降幅超过30%;扣非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38亿元、0.21亿元,同比分别下降45.33%、64.97%。

  2022年一季度,锦州港营收、净利润及扣非归母净利润均呈下降趋势,实现营收、净利润和扣非归母净利润分别为6.01亿元、4564.66万元、212.40万元,同比下降10.21%、11.36%、87.32%。

  民生银行的表现也不乐观,2020年净利润同比下降36.09%,增速在上市股份制银行中垫底。2021年及2022年一季度,营收和净利润增速均为负数。

  联合能源是少数为“东方系”增彩的公司,一直有“港股油气龙头”之称。2019年,联合能源营收、净利润均创上市新高,分别为63.93亿元、17.07亿元。2020年,国际能源需求和供应降低,油价低迷,联合能源营收同比下降12.3%至52.68亿元,净利润同比下降54.66%至7.27亿元。2021年,全球经济强劲复苏,油价达到七年多来的最高点,联合能源也因此受益,实现营收61.55亿元,同比增长20.8%;净利润16.36亿元,同比增长131.50%。

  张宏伟透露,2021年,联合能源实现平均作业日产量达15.50万桶油当量,平均权益日产量达到9.31万桶油当量;在勘探方面取得13个商业发现。其中,9个位于巴基斯坦,4个在埃及。

  2022年,联合能源股价整体上行,期间一度翻倍。截至5月13日收盘,联合能源报价1.04港元/股,今年累计涨幅超70%。

  擅长资本运作的张宏伟正谋划将联合能源装入东方集团。2021年7月13日,东方集团披露收购资产交易预案,公司拟收购控股股东东方有限所持辉澜投资有限公司92%股权,进而间接获得联合能源30.55%股权。

  这一决策或与东方集团一直以来面临的主营业务羸弱、业绩下滑、负债高企等危机相关。东方集团最主要的业务是农产品加工销售,包括大米、油脂、豆制品加工销售、农产品购销等。

  Wind数据显示,东方集团净利润自2018年以来持续下滑。2021年,公司营收151.83亿元,同比下降1.80%;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亏损17.19亿元,同比由盈转亏。东方集团解释称,因计提信用减值损失和资产减值损失、财务费用增加、投资性房地产公允价值变动、以及应付山东天商置业本息导致子公司国开东方亏损19.98亿元。

  时代周报记者查询发现,东方集团主营业务毛利率自2015年以来就一直处在1%-3%之间,近乎无利可图。而第二大业务土地及房地产开发在近几年更成为拖累,2019年至2021年,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5.65%、0.83%、-31.52%。

  商业帝国版图收缩,张宏伟身家也大幅缩水,从东北首富一步步退为黑龙江首富、哈尔滨首富。在2020年胡润全球富豪榜,张宏伟以410亿元财富位列第374位。2022年,张宏伟的财富排位已降至第607位。

  张宏伟行事愈发低调,公开露面的机会渐少。对此,他曾表示,“我出来讲话少了,主要因为这个社会,你出面的机会越多,人们就会有越多的想法,做事不好做。有些事情,用迂回的方法处理起来,效果更好。“